姐弟之间_短小说_笑话_奇闻_美图_娱乐资讯一网打尽-拉手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说 > 正文

姐弟之间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3-20 20:54

三年前,我刚退伍,从新竹到台中一家食品公司上班。

那时,姐姐嫁到台中也一年多,生了一个男孩,因为她也在上班,小孩都是给住苗栗的婆婆在带,一切都很普通而平凡。

但就在那年年底,一次元旦返乡的火车之行,改变了我和我姊往后的这一段日子。

那年的元旦假期,姐姐本来要姊夫开车载我们回新竹的家过节,但就在元旦前一天,姊夫却临时有事,要我们自己搭车回去。

没办法,车票也没提前买好,只好和姐姐一起和人挤火车回家了。

12月31日,晚上七点多的火车站人潮汹涌,全都是返乡的旅客。

随着人潮过了剪票口,好不容易挤上火车,却几乎连转身的余地都没有。

车过苗栗后,车厢内更挤了,而就在人潮一下一上之间,我和姐姐两人面对面的被挤在一起。

起先我还没什麽感觉,但随着火车的摇晃,姐姐的胸部摩擦着我的胸腹之间,而我的小弟弟则贴着姐姐的腹部(我比姐姐高了一个头)。

虽然我们都想移个位子,避开这个尴尬的场面,但车厢里我们都动弹不得,然后,更尴尬的情况发生了。

我的小弟弟在这个时候苏醒了起来!

说真的,那时我对姐姐是没有任何邪恶的念头的,那纯粹是生理上的反应。

当然,没多久,姐姐就知道发生了什麽事。

她擡起头,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,就又低下头去。

而我则是满头大汗,越想让小弟弟低头,它越是硬挺。

感觉着姐姐柔软的乳房一会儿轻,一会儿重的碰触着我的身体,整个坐车的时间,我只记得我的小弟弟一直顶着姐姐,而姐姐的胸部则贴着我。

虽然很尴尬,但是姐姐都没有说话,有几次可以变换姿势的机会,她却没有动作。

而就在这磨磨蹭蹭之间,到了新竹。

回家的路上,我们都没有说话,我一直在想着,姊姊在想些什麽?

她会不会认为我是个大色狼呢?

她有没有生气?

但我却不敢问她。

元旦假期第一天,爸妈说他们要去拜访一个老朋友,隔天才要回来。

姐姐则是在外头混了一天,到晚上才回来。

一回家,姐姐就去洗澡,洗完澡她只穿了一件长度只有刚好盖到屁股的宽大T恤,就出来在我面前晃。

虽然已经生了一个小孩,但身材仍旧保持得相当好,看得我目瞪口呆。

姊看到我直盯着她看,白了我一眼,说:「不要色眯眯的盯着美女看!」

我吞了一口口水,回她一句:「我只看到一个欧巴桑喔~~」

她把擦头发的毛巾丢向我,拿起了吹风机吹起头发来。

而就在她的手举起来的时候,她穿的T恤也被带了上去,我的眼前为之一亮,一件小小的、白色的小内裤,就在我的面前一下子出现,一下子又被盖住。

我只觉得口水一下子多了好多,小弟弟也迅速的立正站好了。

而姐姐若无其事的在我面前整理头发,十多分钟过去,姐姐梳完她的头发,我还盯着她看。

她回头又白了我一眼:「还没看完哪!还不赶快去洗澡!」

我被她一念,摸摸鼻子到浴室去洗澡。

一边洗,我一边想着:她对我前一天的事没有在生气吗?

听姐姐的口气,她是故意让我看到她的内裤吗?

她是我姐姐耶,我们这样算不算乱伦?

乱伦!

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不少,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变态,想不到乱伦的想法会让我兴奋起来。

姐姐到底在想些什麽?

她会同意我们…

想着想着,胡乱洗完了澡,决定要去证实一下。

洗完澡,我只套了一件短裤,上身打着赤膊,打算到姐姐面前晃晃,看她有什麽反应。

到了客厅,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还是穿着那件T恤,没有换衣服,不过胸前抱了个抱枕,没什麽可以欣赏的。

看她拿着遥控器胡乱选着频道,我打算主动出击。

「没有好看的啊!看锁码频道好了!」

「家里又没有解码器!」

姊说。

「谁说的,当然是有需要的时候才拿出来用啊!不然的话,不小心被老爸老妈看到的话,那多尴尬…你看不看嘛!」

「有就看哪!反正今天爸妈不会回来。」

我三步并做两步跑到房间里,拿出解码棒装到电视上。

转到锁码台,A片的女主角正在叫得震天嘎响,我瞄向姐姐那边,她倒是先说话了。

「你没事的时候常看这个吗?」

「偶尔啦,也没有常常看。第四台的都马赛克起来了,没什麽精采的!」

我说。

「什麽!这样子还算没什麽精采的啊?」

她指着电视里,正在用着夸张的姿势交媾的男女。

「要就看无码的A片!」

我挑衅着。

「你呢?你会排斥A片吗?」

「还好吧!有看过几次。不过觉得这些片子里的女生叫得好夸张…」

「难道你都没叫过吗?」

我小心翼翼的问着。

「我才不会这样子叫…」

姊仍旧是若无其事的表情,盯着电视。

我有点迷惑了,姐姐是认为谈「性」是很正常的事情,所以可以这样跟我讨论吗?

「你常看这个,看多了会不会没有感觉?」

这次换姐姐发问了。

「感觉?…你是指…」

我装傻。

「…生理上的反应啦…」

「当然有啦!感觉太丰富的时候还要DIY解决一下ㄌㄟ!」

「你是说自慰吗?」

「自慰、手淫、打手枪,看你怎麽说…」

「那你今天感觉如何?」

好像变成姐姐在试探我了。

「想干嘛也要待会回房间再说啰…」

「如果你想的话,你可以在旁边做…我会当作没看见的!」

听到这句话,证实了姊并不是单纯只想和我讨论「性」这回事。

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…」

「那有什麽关系,我是你姐啊。」

你敢看,我就敢做!

我想。

于是我站了起来,在姐姐的注视下,脱下了短裤,连着内裤也一起脱掉,一屁股坐在姐姐旁边。

长大后第一次在自己的姐姐面前脱光了,感觉很奇怪,但也令人相当兴奋,小弟弟不由自主的跳动着。

而姐姐也不再看着电视,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自己握着我的肉棒,上上下下的套弄。

做了十几下后,我看她看的津津有味,我想接下来的事应该是水到渠成了。

「你好像满有兴趣的,你没看过男孩子打手枪吗?」

「…」

她摇摇头。

「你老公没有示范给你看过吗?」

「…」

又摇摇头。

「…你要不要试试看?」

我试探着。

姊看了我几秒钟,拿开了抱枕,往我身边移了一下,慢慢的伸出她的手。

当姐姐握住我的小弟弟时,它又兴奋的抽动了两下,姐姐笑了笑:「它满有精神的嘛!」

说着,便开始帮我打起手枪来了。

真不敢相信,姐姐竟然在帮我打手枪!

我觉得好舒服、好兴奋,也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事。

慢慢的,姊将身体往我身上靠,我的两手闲着没事,开始在姊的身上游走,从背后,移到了胸部,我轻轻的揉捏着姊的乳房,隔着衣服,也能感觉到两颗乳头渐渐的变硬。

于是,我将手慢慢的向下移动,因为姐姐只穿了那件T恤,我很容易的抚摸到的她的大腿,然后,慢慢的移向大腿的根部。

当我的手抚摸到了姐姐的小内裤时,姊的唿吸声明显的变重,双腿也有点自动的分开了一些。

我的手指可以感觉得到,小内裤包覆着洞口的部分,已经有些湿湿的感觉了,想也没想,我将中指由内裤的边缘往里头钻探,很容易的就找到了神秘的桃花源的洞口,迎接我的中指的是又湿、又滑、又热的爱液,滋!

的一下,我的中指尽根没入了姐姐的阴道中,而姐姐则是在喉咙里,轻轻发出了一声「嗯~~」。

你能想像当时的情况吗?

A片的叫床声在房间充斥着,姐姐握着自己的肉棒套弄着,而自己的手指则插在姐姐的阴道里,我实在是「冻未条」了,几乎在我将手指插进去的一瞬间,我射出来了。

我只觉得一股一股的精液狂射而出,那种快感实在是DIY时无法比拟的。

我的一手紧紧抱着姐姐的腰,另一手的中指深深埋在姐姐湿热的阴道里,感觉上好像过了很久,我才从射精的快感中回复。

而姐姐正在用卫生纸帮我擦拭清理着。

我拔出了插在姐姐体内的手指,正想说些「你湿透了!」的一些话,想像着更进一步的发展。但是姐姐低着头,不发一语,脸上也没有了刚刚嘻笑的表情。擦完后,姐姐起身,头也没回的说:「我要回房睡觉了,你也早点睡!」

说完便走回她的房间去了,留下赤身裸体的我,带着软绵绵的肉棒和一只湿淋淋的中指,坐在沙发上。

我们冲得过头了吗?

姐姐害怕乱伦这个禁忌吗?

我很想冲入姐姐的房间问个清楚,但又突然觉得全身无力,倒卧在沙发上。

第二天,我起床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,爸妈刚回来。

姐姐若无其事的念着我:「奇怪,你又不是属猪的,这麽会睡,睡饱了又要吃饭了!」

我努力的想从她的语气、动作、眼神中,找出一些关于昨晚的影响,但我失败了。

姊平常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,怎麽这会儿一点都看不出她的想法呢?

晚上,姊夫来把姐姐接走了,说要上台北玩一玩再回去。

结果,就没有机会问个清楚了。

元旦假期结束回到台中后,我的心思不断地在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上打转:和姐姐那样算是乱伦了吗?

乱伦的这个想法,为什麽让我那麽兴奋?

姐姐应该算是有引诱我吧?

为什麽在最后关头退缩了?

害怕碰触这个禁忌?

我想,一定要和姐姐说个清楚。

我知道姊夫在每个星期日早上,都会去打高尔夫球,于是在星期六的晚上,我打了一通电话给姐姐:「姊,明天早上我想到你那里,谈一谈上礼拜的事。七点,我会去你那里,如果你不想谈这件事…你不要开门,我了解的。」

说完,没有等她回答,就挂掉电话了。

隔天,我骑着机车去到姐姐家,姊夫的车子不在门口,可以确定出去打球了。

我按下了电铃,期待着。

不久,门打开了,我们沈默着走进客厅,我看着姐姐,终于她先开口了:「弟。上礼拜…我们不该那麽做的…」

「姊,你应该同意那天我们都想这麽做的吧?我们都是二十几岁的大人了,你想做,我想做,为什麽不做呢?而且又没有人知道,我们并不会妨碍到别人呀!」

「可是我怕会伤害到你…」

「别傻了,姊,我都这麽大了,知道自己在做什麽,自己想要什麽!」

「可是,我们是姊弟,这样是…乱伦,这是个禁忌…」

「就因为碰触禁忌,才…吸引我们的吧!」

我看着姐姐。

「这…」

「你想做,可是还是会害怕,是吧?」

她点了点头:「其实在上礼拜,我就已经想做了,可是我的脑子里,好像还有另一个声音,叫我不可以这麽做…」

「也许上礼拜,我们太急躁了。突然做了那些事,让你害怕而临时退缩了…」

「嗯…」

「如果我们慢慢来…跟着我们身体的感觉…」

「跟着身体的感觉?…」

「姊,乱伦的想法,会让你心跳加速而兴奋吗?」

「…」

几乎看不出来的,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
「你回想一下,上礼拜,你看到我的小弟弟的感觉,你帮我手淫的感觉,我的手抚摸你的感觉,还有,我的手指进入你体内的感觉…」

姐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「…姊,你不说,我不说,没有人知道我们做了什麽…」

一阵沈默。

过了几分钟,终于她又吸了一口气,看着我说:「明天,我到你那里…」

太棒了!

她终于同意了!

「姊,现在不行吗?」

我担心明天她又变卦了。

「不行啦,我老公打球的时间不一定。有时他会打一整个早上,有时他去球场跟他的球友打个招唿就回来了。」

「也许他今天就是打一个早上啊!」

我锲而不舍,同时展开了行动。

由于知道姐姐已经同意了,说着,我轻轻的靠着她的身体。

我一手搂住姐姐的腰,另一只手按摩着她的大腿,嘴唇则在她的脖子上轻轻的碰触着。

姐姐也不再说话了,客厅安静了下来,但是一股情欲的气氛马上充斥了整个房间。

姐姐一开始有点紧张的坐在沙发上,不敢乱动,但是,在我轻轻的抚触之后,她的双手也开始在我的身上游走着。

由于不知道姊夫什麽时候回来,使得我们姊弟俩之间乱伦的爱抚,加进了更多的刺激感。

经过了一阵狂乱的爱抚,我撩起了姐姐的裙子,映入眼帘的仍旧是白色内裤,但是样式保守多了。

我二话不说,将头埋进她的两腿之间,亲吻着大腿和内裤四周。

当我隔着内裤亲吻着小穴附近时,已经可以感觉到湿湿热热的触觉,但是我知道不可以太急躁,不能像上次一样一下子就把手指插进去。

于是我先把自己的衣裤脱了,再帮姐姐一件一件慢慢的脱下了上衣和裙子。

当姐姐脱的只剩下胸罩和内裤时,我暂停了一下,问她:「还好吗?」

她点了点头,我则是吻着她光滑的小肚子,同时轻抚着她的大腿内侧。

然后,把手绕到姐的背后。

当我轻轻解开姐姐的胸罩时,发现姐的胸部很漂亮,虽然不是很大,但是很挺,完全看不出已经是个小孩的妈了,乳形很美,乳晕也大小适中。

我一边温柔的爱抚着姐的胸部,另一手则是慢慢的除去姐姐和我之间最后的一项阻隔。

姐姐从一开始,都只有发出非常压抑的「嗯~」、「啊~」的声音,让我想起上次在看A片时,姐姐说她不是那麽叫的,那她是怎麽叫的呢?

难道到结束也都这麽安静吗?

当姐姐浓密的阴毛和已经泛滥成灾的小穴,终于呈现在我面前时,我已经无心继续爱抚下去了。

我让姐姐在沙发上躺好,在姐姐完全打开的两腿间,用我的肉棒碰触、摩擦着姐姐的阴唇、阴蒂。

最后,我拉起姐姐的手,握住我亢奋的肉棒,俯身在姐姐的耳边说:「姊,带我进去你的里面!」

姐姐闭上了眼睛,一手握着我的肉棒,引导着我,慢慢的移到禁忌之地:阴道口,另一手轻轻的压着我的屁股。

我知道,最禁忌的一刻已经来到了,我的屁股一沈,硬挺的阴茎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姐姐的阴道里。

姐姐发出了一声「嗯~~」,同时紧紧的抱住了我。

天啊,这不是在作梦,我真的把阴茎插进了姐姐的阴道里了!

当时,我兴奋的不得了,差一点点就射精了,我吸了一口气,停顿了几秒钟,才开始抽插的动作。

姐姐还是断断续续的发出小小的「嗯」「啊」的声音,虽然没有激情的唿喊,但毕竟是亲姐姐的娇喘,比起唿天抢地的叫床,对我来说更有刺激性。

抽插了十来次,我就感觉刺激实在太大了。

阴茎一阵紧缩,虽然我极力想要忍住,但是还是没有用,结结实实的喷射了出来,一阵一阵的抽慉,将浓稠的精液,完完全全射进了姐姐的阴道深处。

在一阵阵射精的快感消退后,我很失望的趴在姐姐的身上,说:「姊,对不起,我平常不会这样的,实在是太舒服了…」

姐姐轻拍着我的头,安慰我:「傻瓜,有什麽好对不起的。」

「可是你一定还没…」

「我也很舒服啊!那种感觉很难形容…和自己的弟弟做爱…我说不上来,知道是自己的亲弟弟,进到自己的身体里…有点害怕,又有点期待…好像还有点罪恶感…我的心跳的好快,好像要跳出来了…」

「下一次我一定让你更舒服的…」

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:「姊,我射在你里面没关系吧?」

她轻轻敲了一下我的头:「你已经全部射在我里面了才想到啊!等你想到就来不及喽!没关系,我刚好在避孕,有在吃避孕药啦!」

我的心里顿时放松开来。

我对姐姐说:「我来帮你擦一擦!」

姐姐闭上了眼睛,点了点头。

我慢慢的把消退不少的肉棒,从姐姐的阴道中抽了出来。

一下子,乳白色的精液马上流了出来,那真是好淫乱的画面–弟弟的精液从姐姐的阴道口流了出来!

也许是这样的情景的刺激,我拿着面纸擦拭的时候,我发现我的阴茎又慢慢的勃起了!

当我的小弟弟完全恢复备战状态时,我把面纸往地上一扔,俯在姐姐身上,轻轻的在她耳边说:「姊,我还要再来一次喔!」

姐姐睁开了眼睛,轻轻的推着我:「少来了,哪有这麽快就可以再来一次的。」

话还没说完,我已经将肉棒送入了她的阴道里了。

她又轻轻的「嗯~~」了一声,脸上的表情是既舒服又讶异,但是很快的她就闭上眼睛,尽情的享受乱伦的快感了。

这回我可卯足了劲,时快、时慢、时浅、时深,两手和嘴巴也都不闲着,姐姐也是完全的配合着我。

我不知道抽送了多久,只觉得我的腰快要没力的时候,姐姐的全身好像紧绷了起来,双手压着我的屁股,同时要我「快…一…点」,我当然配合她的指示,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

没多久,姐姐的背拱了起来,身体好像绷得更紧了,而我的屁股则是传来一阵巨痛,原来是姐姐双手手指,紧紧的扣住了我的屁股。

我知道这是个重要时刻,我可不能停下来,做最后的冲刺。

而我的肉棒似乎也感受到姐姐高潮时刻,所带来强烈紧缩的作用,随着一次次的深入,而达到我的临界点,也在这时候再一次的喷射出来。

姐姐这时好像有点失神的张开了嘴,「啊!啊!啊」的随着激烈的喘息轻唿着。

我射精之后,无力的摊在姐姐身上,房间里只剩下我们姊弟俩的喘息声。

我想我永远都忘不了这一次的做爱,乱伦加上时间配合完美、兴奋度无与伦比的高潮,那真是性爱的极至。

随着唿吸慢慢的平息,我让阴茎慢慢的滑出姐姐的阴道,然后轻轻的翻下了姐姐的身上,坐在地板上,欣赏着姐姐高潮后的余韵:胸部因为喘息而快速的起伏着,漂亮的乳房也轻轻的震动着,四肢无力的摊在沙发上,而被我努力冲刺过后的小穴,则是一片狼藉,我的精液和着姐姐的淫水,早已泛滥到沙发上了。

「唿…这就是高潮吗?」

姐姐自言自语着。

「不会吧?小孩都生过了…这是你第一次高潮?」

虽然我知道大部分的女人,甚至终其一生,都没有享受过真正的性高潮。

「我也不知道,可是刚刚的感觉是我第一次经历到的。我的脑袋,在最后那一阵子…一片空白…我的身体…我说不上来。而且我已经用完了我全身的力气了…」

「我也是第一次觉得做爱会是这麽爽!…是因为我们乱伦的关系吗?」

我说。

「也许吧?…本来还有点罪恶感的,但是现在却觉得…感觉好棒。」

「我也是这麽觉得…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变态?」

「谁叫我们是亲姊弟呢?」

姊笑着。

「姊,你应该不是最近才有乱伦的想法吧?」

我忽然想到。

「啊!被你看出来了?…那是…你记不记得,在你大三的那年暑假,你到台中来找我…」

「记得啊!我那时在你租的小套房里过了一晚啊!…该不会是从那时候…」

「嗯,就是那时候!那个晚上你睡地上嘛,可是隔天早上,你春光外泄喔!你知道吗?」

我摇摇头。

「早上我起来的时候,你的小弟弟直挺挺的露在短裤外面…我不怕你说我保守,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勃起的样子…我很好奇,我观察了好久,还碰了几下,可是你睡的好死,都不知道。」

我不发一语看着姐姐,她又继续说。

「虽然你在那天就回去了,可是我却忘不了你的小弟弟的样子。那时,我很害怕,想着怎麽会对男人勃起的阴茎有‘性’趣,而且还是自己的亲弟弟!我也想到了‘乱伦’这个字眼,觉得自己好变态。可是,越叫自己不去想,想得更厉害。那一段时间,我回家碰到你,还会很不自在呢!还好,没多久,碰到我现在的老公的追求,慢慢的也不常想这件事了。只不过,偶而想到这件事,我还是心里扑通扑通的跳…」

我还是没说话,轻轻的吻着姐姐白皙的肚皮。

「那天在火车上,你的小弟弟一直顶着我,把我的思绪又带到了那个时候,坐车的那一段时间,我的脑袋里,一直出现着那个画面,所以我想你是不是并不排斥这个想法。然后,刚好,元旦那天,爸妈不在,所以我才鼓起勇气,想看看你的反应…」

「还好我看懂了你的肢体语言!」

我说。

「嗯…我们真的做了…乱伦…你会后悔吗?」

姊轻抚着我的头。

「当然不会!我觉得很好啊!而且我希望我们可以继续下去…好吗?」

姊点了点头。

想到姊夫有可能随时会回来,我抱起了姐姐,到浴室里去清理。

清理完毕后,我们互相帮对方穿上了衣服,在沙发上依偎了一阵,我才依依不舍的骑着摩托车,回到了我的住处。

这就是我和我姐的第一次。

三年多来,我和我姊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乱伦的关系,但是我们并不沈迷于此。

她有老公,我有女朋友,我们顶多两、三个礼拜才会做一次,但是每一次的做爱,仍然是无比的激情而且美好。

也许是因为乱伦的缘故吧!

这种关系也没有第三人知道。

在外人看来,我们是一对感情很要好的姊弟,事实上,我们姊弟之间的感情也因此更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