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星座 > 正文

佛家经典故事大全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5-29 00:20

不知大家有没有觉得随着这中国人们越来越没有信仰,这中国人可是越来越可怕,越来越腐败,甚至这伤天害理的事件明显是比古人多的,外国人对中国的评价就是礼仪之邦,但你们大家不觉得这是对中国古代人们的评价吗?可见没有信仰的中国人士多么的可怕!现在就来看下佛家经典故事大全吧!

佛家经典故事大全

佛家的经典故事

在古代波罗奈某个时期,大悲菩萨投生在一个富商家中。他的父亲为了把他培养成和自己一样的商人,便从小教给他经商之道。对他说:“儿子,经商持久之道总结为两个字,那就是诚信!”

“知道了。父亲,我长大以后就诚信!”

“不仅如此,你还要有慈悲心!”

“记住了。父亲!”

如此日日教育,大悲菩萨便有了普通孩童不具有的智慧。等到大悲菩萨15岁的时候,他的父亲就对他说:“你已经长大了,需要具有管理财富的能力,现在我将家中所有的财产交给你来管理,你一定要善用这些钱财!”

“谨遵父命!”

就这样大悲菩萨管理家财,家中所需的一切开销都需要他来核定,哪里支出是浪费的,哪里需要多花钱,他都非常清楚。他的父亲看到儿子小小年龄便拥有如此的能力很是满意。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之后,富商得病去世,大悲菩萨继承遗产,他遵照父亲的遗训,辛辛苦苦经营家业。因为大悲菩萨诚信经营,商人都喜欢和他交易,使得原本单一的家族产业变成了涉猎建筑、木材、兽皮等行业的复合型产业,那原本就丰厚的家财便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,最后到了富可敌国的程度。但是因为国家灾害频频,很多人居无定所,到处乞讨为生,面对这样的情况,大悲菩萨心想:“我有这么多财产有什么用呢?死了以后和我的父亲一样,一个子儿都带不走!还不如拿出一大部分财产来进行布施,让那些穷苦人日子能好过一些!”想到这里,他在自己的怀中揣满了金币,上街分给那些乞讨的人,看着他们感恩戴德的样子,他心却非常难过,心道:“这么一点点的恩惠就让他们如此感动,这个世间真的太缺少慈悲了,我要通过我的行动唤醒世人的慈悲心。但是,我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,不能坚持上街布施,况且还有很多人因为碍于脸面不收我的布施,使得我的这种布施也不能持续。这样一来,穷苦的人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。这样的行善是不妥的。我必须想个办法,让我的布施连续,让穷苦之人都主动来找我,这样我可以布施更多人!最好,我能立下一个家训,让我的家族世世代代都做布施!”

大悲菩萨苦思冥想很多天,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——那就是建造一个布施堂,每天都进行布施,慢慢地形成了规律后,乞食者就会纷纷来到这里。如此一来,便实现了连续布施的目的。于是,大悲菩萨花钱找来瓦匠和木工建造施物堂。

但是,过了几年之后,大悲菩萨发现家财萎缩,如此下去布施堂就要关门大吉了。于是他想:“想要让布施堂持续开展下去,需要收支达到平衡才行!”于是,大悲菩萨增加了家族的产业范围,并剁掉了那些不盈利的产业,使自己的生意达到了最合理的状态。如此兑现了他终生行大布施的承诺。但是,人终有一死,大悲菩萨也不例外,为了让布施堂开办下去,耗费了他所有的精力,现在他疾病缠身,他预感到自己在人世间的生活就要结束了。“直到生命的终结都要做布施!”大悲菩萨在这个信念的支撑下,仍然来到布施堂查看手下人的工作,看他们有没有偷工减料愚弄乞食者。当他看到络绎不绝的穷苦人领到施舍后露出的笑脸,他对管家说:“看到他们能远离疾苦,我感觉自己的病痛好多了”

“老爷,您可真是一副好心肠啊,您会长命百岁的!”管家说。

“呵呵,没有永远活下去的人,只有永远做下去的布施!”大悲菩萨说。

在这个时候,有人来到大悲菩萨面前跪下说:“这不是大善人吗?”

“不要这样,我布施不求被人如此对我!你这样就抹杀了我布施的初衷啊!起来,起来!”大悲菩萨扶起老人,说:“你放心,我不在了,我儿子会继续布施!”

那老人听了,感动得哭了,他招呼所有乞食者说:“看啊,这就是咱们的恩人,现在因为咱们累成这个样子!”

“大善人啊,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?赶快叩谢大善人!”乞食者纷纷来到大悲菩萨身前,见他被疾病折磨成这个样子,心痛得流出了眼泪,说道:“我们向上天祈福,希望您老人家长命百岁!”

“诸位请起!人终有一死啊,不过我们家的布施堂不会因为我的死而不再布施,我已经立下训条:世代布施,救人危难”说完,大悲菩萨转身对自己的儿子说:“你记住了吗,这简单的一句承诺,需要你用一生来践行,你可愿意?”

“儿子愿意,请父亲勿忧!”大悲菩萨的儿子此时已经掌管了家里的生意,他和大悲菩萨一样,用诚心经营,使得家里的财产更加庞大,并且增加了布施的份额,这些都让大悲菩萨非常满意。

过了半年,大悲菩萨病情恶化,他在临终前对儿子说道:“你再重复一遍我立下的训条”

“世代布施,救人危难!”他的儿子流着眼泪说:“父亲,请不要离开我,答应我好吗?”

“孩子,没有不死的人,只有不死的慈悲。记住,用你的真心行善,你将来会再次见到我的!”大悲菩萨说完面带着笑容离开了人世。因为善业他成了仞利天的主人——帝释天。

自打大悲菩萨去世以后,他的儿子更加勤奋的工作,每天都要道布施堂看看,有时候和穷苦的百姓一起喝粥,和他们聊天,没有一点儿大富商的架子,人们都对他非常崇敬。国王听说了这个家族的事情非常感动,说:“做富人当如此家。没有不死的生命,但是却有不死的荣誉啊。人们记住这个家族的时间远远超过记住我!”他还亲自到大悲菩萨设立的布施堂视察,给予了极大地肯定。

“我如此布施也无大用处,我将教会这些困难者一些技术,让他们自食其力,从而拥有自尊!”大悲菩萨之子如想想,然后他专门挂出了牌子,上面写道:自今日起,本府免费传授各种技艺,随到随学。

于是,那些不甘于乞食生活的人便来到他的府上学习各种技艺。只有一少部分人甘于继续接受施舍。

“我看他是顶不住了,这么多的穷人怎么能完全照顾得到呢!再多的家产也是要被吃光的!”甘愿接受施舍的人如此说道。一面接受人家的施舍,一面说人家的坏话,真的是大大的不该。但是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还少吗?

“并不是这样,他的做法是非常明智的,让我学会了技艺,我可以养活全家,这才是最大的施舍啊。不然的话,这样接受施舍的日子会让我心生懒惰,而且感觉自己非常没有自尊非常卑微,让这种想法遗传下去,我的子子孙孙就没有希望了!大善人考虑得太周到了!”学到技艺的人如此说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大悲菩萨的儿子也老了,他在即将离开人世的时候,对自己的儿子说:“你祖父创建布施堂,我是第二代传人,我死后你将是第三代传人,你一定要记住家训:世代布施,救人危难。坚持请老师教授那些想学一技之长的人技艺,让他们有饭吃,有自尊!”

“孩儿记住了,请父亲不要担心!”大悲菩萨年方十五岁的孙子如此对自己的父亲说道。

不久之后,大悲菩萨之子去世,投生成为月天子,也就是大势至菩萨,是阿弥陀佛的右肋侍者。其孙子为布施堂第三代传人,继续掌管家业,和大悲菩萨一样,他也是矜矜业业地工作,坚持免费教授穷苦人技艺,拥有极大地盛名。他死后,成为日天子,也就是印度古教中的太阳神。接下来,布施堂的第四代传人也就是大悲菩萨的曾孙继续秉承家训,坚持布施不敢有所怠慢,死后成为天御者。第五代传人,也就是大悲菩萨的玄孙继续如此布施,死后成为干阇婆子。

然而布施堂的第六代传人,是个对行善没有信心、脾气暴躁而顽固的人。他心中没有慈悲,从来都是吝啬而不布施。他心道:“我的祖上太傻了,凭什么要布施呢。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为什么要送给别人呢?以上五代传人施舍的家财算到一起都能买下整个波罗奈城,哼,这么多的财富留给我多好啊!对,从我这一代开始不再布施,把家财都留给下一代,一代传一代,让每一代都守着如此的财富心生幸福!”

于是,他对老仆人说道:“明日开始不再布施!”

“主人,这都是家族的规矩,到您这已经第六代了,可不能辱没了祖宗的善果啊!”老仆人劝阻道。

“什么布施堂,什么善因善果,这些我都不信。”他暴跳如雷,不顾老仆人的阻拦,奔到布施堂点燃起大火来,并对乞食的人说道:“你们都长着手脚,为啥要接受别人的施舍呢,今天我烧了这个布施堂,你们哪里来的回到哪里去,我不再施舍你们任何东西,就连落在草尖上的一滴油水都不给!”看乞食者恋恋不舍,还想救火保住布施堂,他心生怒火操起棍棒加以驱散。

“布施堂的列祖列宗啊,你们开开眼吧,看看这个不争气的子孙!”第六代传人的母亲,也就是干阇婆子在人世间的遗孀哭诉道:“你们的善果都被他一下子消没了!”

“哭什么哭啊,从祖上开始咱们就犯了错误,一心地施舍最终得到了什么呢?再说了,乞食者有手有脚干什么都能吃饱饭,为啥非要咱们施舍他们东西呢?”他不耐烦地看着自己老母亲哭天抹泪,只觉得怒火冲天。

“你这个不孝子,当初你的父亲如何教导你的,你是如何发誓继承布施堂的?你说啊!”

“那时候我小不懂得事情,现在我是大人了,有我自己的想法,我就是觉得祖先做事不对!”

“你竟敢对祖先说三道四,你这个不孝子!”他的母亲哭骂道。

“人都说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我怎么没看到咱们家有什么善报?做了这么多年布施,不但没有让我得到什么好处,反而每天还要为这些生意劳心劳神,钱越赚越少,还做什么布施,真是痴人说梦!”

“怪只怪你没有学到你父亲的能力,咱们祖上做了这些年的布施,也没象你现在这样把整个家业弄得面目全非!”

“你这个胳膊往外拐的老太太,我给你吃给你穿,你却帮别人说话”

“你个不孝子,我是在帮别人说话吗?我是在维护祖上的荣誉,我是在提醒你如何做人,如何继续秉承祖上的家训……”

“够了,我不愿意再听到什么家训,什么布施!”他说完甩袖而去。

“列祖列宗你们看到了吗,你们睁睁眼看看吧……”他的母亲哭昏在地。

大悲菩萨投生的帝释天坐在宝座之上,感受到座位发烫,便心道:“这是什么人产生了如此大的悲伤,让我的宝座都热了起来”于是,他用天目巡视人间,看到了一个老妇人在哭诉,心道:“这不是我在人世的时候老院落吗,怎么有个老妇人在哭泣,哦,原来我的玄孙的遗孀。那么她为何哭泣呢?据我观察,我的儿子因为善业成为了月天子;我的孙子因为善业成为了日天子;曾孙同样因为善业成为了天御者;玄孙因为善业成为了干阇婆子。现在是第六代传人继承布施堂,难道她因为他而哭泣,待我看看事情的缘由”帝释天利用神通看到了事情的经过,说道:“此人不知道布施的果报,对善行不加以坚持,如此下去将要进入地狱。我必须召来月天子、日天子、天御者、干阇婆子,一同下凡对他进行教化!”

月天子、日天子、天御者以及干阇婆子等四个天神,接收到帝释天的号召,便用神通力来到了忉利天,见到了忉利天主帝释天。五代人聚到一处,帝释天对月天子说道:“我在人世间寿命终结时说过你我会再相见,现在证明我当初的预言是正确的!”

“是啊,帝释天,布施的果报果然强大!如今,咱们五代人竟然共处一室了!请问帝释天召我们前来,是因为什么事情呢?”月天子问道。

“我们的家族,包括我在内的前五代人都很执着于行善布施,因此我们都投生在天界。但是,现在这个第六代传人顽冥不灵,不信果报,擅自烧毁布施会堂,并操起棍棒打散乞食者,还发誓说落在草尖上的油珠都不肯施舍,如此下去,咱们家族的布施堂将不再流传下去,很多人因为得不到布施而陷入困苦当中。他也将因为恶报而进入地狱。因此,咱们必须教化他!”帝释天说道。

“是的,这个凶恶的人原本是我的儿子,我成为了干阇婆子,更有理由、责任去教化他,让他迷途知返,重新修建布施堂,拥有善报!”

于是,帝释天、月天子、日天子、天御者、干阇婆子变化成凡人模样,来到了波罗奈城中的凡世间的老家门口。

此时那第六代传人刚刚办完生意上的事情,从商铺往家走,当他走到自己家的第七个仓库门的时候,站在那里盯着大街发呆。要知道这条街原本都是这个家族的,到了他这一代,仅仅剩下了三分之一的街道,此时他便为这个变化而伤神。

帝释天看他的样子说:“此人看样子还有救,你们跟在我身后,如此如此地教化他!”说完,便来到布施堂第六代传人面前,作揖说:“大长者,您拥有世界上最善良的心,我已经感受到了它发出的热量。您看到我饥寒交迫已经动了恻隐之心,是不是这样的呢?请给我一些食物好吗?”

“婆罗门,就算你说得再动听,我现在站在这里双手空空也没有食物,请你到别的地方索要去吧!”第六代传人从回忆中回来,听了帝释天所化成婆罗门的话之后,没有产生丝毫的羞耻心,反而更加的厌恶他。

“大长者,就算您心生厌恶,我也是婆罗门。婆罗门享有乞食的特权,并且其他人遇到婆罗门乞食的时候,不应该拒绝!”帝释天说。

“你这个婆罗门,怎么如此啰嗦呢?实话告诉你吧,我家既没有调理好的食物,也没有做食物的各种材料,所以请到其他地方去。”第六代传人说完便要走开。

“大长者,不要着急走啊,再听我说几句话,行不行?”帝释天拽住他的衣襟说道。

“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听你话,你不要如此纠缠不休,请到其他地方去吧,不要站在这里,影响我的原本挺好的心情!”

帝释天听了笑了笑,然后张口说道:“啊,贤能的人就算没有准备,见到婆罗门都要给予施舍,把自己所有的食物拿出来赠与婆罗门。而你有着万贯家财,可以说家中美食无数,美酒千壶,它们时刻准备着被您享用。所以说,您就是个有准备的人。但是,您却不肯施舍美食给我,吝啬的程度让人难以想象!希望您能幡然醒悟多行布施,这才是一个富商一个贤能的人该做的事情!”这时候,很多人围住了现场看着他们谈话,听到帝释天的这句话之后纷纷赞同,有人拿出食物给他,说:“我这里有食物,婆罗门,你且拿着!”帝释天说:“你们拥有无量善心,我已经感受到,但是我今天不能眼瞅着他如此行不善,我必须在他这里乞食,从而让他远离罪恶!”

第六代传人听到这里,又看到其他人鄙视自己的眼神,心中挣扎了一下,说:“这样吧,婆罗门请到我家中坐一下,我行少量的供养!”他将少量两个字说得很重,由此可看出此人是多么的吝啬。

“能看到你如此举动,我很高兴!”帝释天说完跟随第六代传人进了院子,走过亭廊来到了客厅坐在了椅子上。这个时候月天子敲开了院门,有仆人打开房门问道:“婆罗门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我有事见你家老爷!”月天子说道,看其器宇不凡,仆人便领着月天子来到了客厅外边,然后通传第六代传人说:“老爷,门外有婆罗门想见您!”

“又是婆罗门,有什么事情呢?”第六代传人心中如此思谋着,已经走出了门口,便看到了亭廊下边的月天子。

“大长者,我听说您的慈悲可昭日月,因此从遥远地方来到这里,请给我美食!”

“今天这是怎么了,又是一个跟我要吃要喝的婆罗门!”第六代传人这样想着,嘴里说道:“我家没有食物,请到其他地方去。”月天子听到他的话话说:“大长者,我没有眼花,我分明看到有一个婆罗门坐在你的屋子里,这么说来,你家中肯定供养婆罗门,为何对我却不肯施舍呢。”第六代传人听了,生气地说:“我家能力有限,只能供养一个婆罗门,请你到别的地方去吧!”

“大长者,不施舍他人将会导致灾祸。吝惜财物的人,骨子里恐惧饥渴。但是你别忘记了,你现在越是这样,你的下一个人就会生产生更多的恐怖之心。愚蠢的人不明白这个道理,让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恐怖;智慧的人则会广行布施,且善于驾驭自己的欲望,这样一来呢,他此世内心平静,来世更会多德多福多,受到别人的尊敬!”月天子不理会他的话,犹自说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第六代传人一听这话,心想:“这个人的嘴太厉害了,连我的来世都捎带上了。如果不施舍给他,我的来世就多灾多难,真倒霉啊。嗯,那就图个吉利,让他进到客厅坐下再说”于是,换上笑脸说:“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就请到我家中坐一下,我行少量的供养。”又是一个“少量”,他生怕月天子听不到这两个字,特意加重了口音。月天子没有理会他的语音,抬步便进了客厅紧挨着帝释天坐在了那里。

三人正在聊天,这个时候仆人把日天子领了进来,没等第六代传人说话,他便说:“能做出自己最大力度的施舍,这样的施舍才是善者所为。因此来说,想做一个布施者是比较难的;跟恶人学习不善的东西,日子久了难以遵从善人的法则。这样两种行为便是善人和恶人的区别。善人和恶人的最终归宿差别非常大:恶人会去地狱忍受千种百种的刑罚带来的痛苦,而善人则会上升到梵天界,享受一切美好的事物”

第六代传人听了日天子的话,心道:“又是一个来吃白食的人!不过他说的话,我不能反驳,否则就成了恶人!”于是,不看日天子的脸,说:“你说的话听起来还是有些道理的,这样请进去坐在婆罗门的身侧,少受一些供养。”一个少字,实实在在映射出了他的吝啬。日天子仍旧没有品味他的语音,抬步便走进客厅,坐在了月天子的身旁。

看着三位婆罗门列成一排坐着,第六代传人问:“你们是一起来的吗,还有多少人呢?”

“大长者,我们并非一起来的。是因为我们感受到了你的善心才不约而同来到你的府上!”

“哦,是这样,稍等片刻,我去安排膳食!”第六代传人说完刚要起身,就听门外天御者说道:“的确如此,我也是感受到你的善心,才来到此地,请给我一些食物!”

“对不起,我这没有吃的,请到别处去!”

“贫穷的人想布施,而富有的人则不想布施。这样一来,贫穷的人所获得的福报是富有的人的千万倍!”

“这个人好生厉害,我要是不给他食物,就证明我是个富有的人,既然富有就不能不供养婆罗门!哼,我偏要布施给你,说明我是个贫穷的人!”第六代传人想到这里,说道:“这样就请就坐。”天御者便挨着日天子坐下。就在这个时候,仆人又领来了干阇婆子,他站在院落中,说道:“好一个充满慈悲的大长者,看啊,屋里竟然供养了四位婆罗门,既然如此,就算上我一个吧!”接连四个婆罗门前来乞食,第六代传人早就生了厌烦心,说:“这里没有吃的了,你到别的地方去!”

“之前我到任何地方,都有人热情地真诚地供养婆罗门。今天我来到府上,看到贵府庭院别致很有钱的样子,因此我想这家也有婆罗门的供养,这一看还真不假,竟然供养了四位婆罗门呢!”看第六代传人不言语,这个前生为其父亲的干阇婆子说道:“正所谓人穷志不短,坚持正道正义,施舍大部分财产给别人,只留下一少部分养育子孙,这样的人才称得上善人。否则,家财万贯但是心术不正,就算供养一千一万个婆罗门,也是没有价值的!”

这个曾为干阇婆子之子的第六代传人听了五顶的话想:“我将听听这个为何没有价值。”于是问道:“恕我缺少智慧,听不懂你的话,请解释一下好吗?”

干阇婆子看着他的脸回答:“如果你有不正当的思想,一谈到布施就让你非常悲苦,甚至流着委屈的泪水去进行布施,这样的话怎么是正道的布施,怎么会有价值呢?”

“算了,也不多这一个婆罗门”第六代传人想到这里说道:“这样请到我客厅就坐,少行供养。”于是干阇婆子到天御者身侧坐下。

“我看时间不早了,快些打发他们走!”想到这里,第六代传人对仆人说:“你带他们下去弄一些籽米进行供养!”仆人听了到仓库拿了籽米自语道:“籽米拿来了,在什么地方煮呢?”

“善哉,大长者,我们婆罗门是不碰触籽米的”五个婆罗门齐声说道。仆人只好去找主人,说道:“老爷,婆罗门不碰籽米啊,怎么办?”

“这些挑肥拣瘦的婆罗门,真是烦死人了,这不要那不要。算了,这样给他们布施白米!”

仆人再度回到仓库拿白米给五个婆罗门,说:“老爷说了籽米不要的话,就请你们拿白米。”

“我们不拿没有煮的东西。”五个婆罗门齐声说道。仆人只好再回客厅问主人:“老爷,婆罗门不拿没有煮熟的东西,怎么办?”

“哎呦,这些婆罗门事儿还真多啊,”第六代传人差点气炸了肺,说“你这个死脑袋瓜子,不会用锅准备些牛食物给他们吃!”

于是,仆人再度回到仓库,拿出老牛吃的食物用铁锅炖了,拿到五个婆罗门面前说:“籽米不要白米不拿,你们只好吃这个了!”而且他还听从主人的话,对他们进行蒙骗:“这些食物是款待上宾用的,你们可要细细品味啊!”

帝释天等都为天神,当然知道面前摆放的都是牛食,但是他们都没有一点嫌弃之心,端起那牛食便吞咽起来,只见他们嘴里堆满了牛食,那干燥的草料堆在了咽喉处,噎得他们直打嗝,最后都把嘴里食物吐了出来,然后纷纷翻倒在地没有了气息。当然,这都是他们的计划,天神怎么会被噎死呢?

可是那个仆人不知道内情啊,他着急忙慌地向长者报告说:“不好了老爷,那五个婆罗门不能吞下牛食先后噎死了!”

“啥,出了人命?这可怎么办啊?要是传出去,人们肯定会非难我,说我给善良的婆罗门吃牛食,噎死了他们!”想到这里,他浑身颤抖,过了半天想到了一个办法,对那仆人说:“还愣着干啥,快去把婆罗门们锅中的食物拿走,准备上等的甘食摆在那里!”仆人听了急忙准备甘食放在了桌上,并把婆罗门吐出的牛食打扫干净。看着仆人做好了假现场,第六代传人便来到街上,喊道:“不好了,快来我家帮忙啊,我家有婆罗门暴毙了!”

“怎么是事儿,婆罗门在你家暴毙,一定是你杀了婆罗门!”第六代传人恶名昭着,有人取笑他。人们听了这句话纷纷说道:“一定是这样的!”

“大家不要妄自猜测。你们要知道,我的祖上都是做布施的,到我这里虽然撤了布施的厅堂,但是我还是经常拿食物供养婆罗门的。但是今天这几个婆罗门太挑剔,我拿出好吃的东西来都不要,最后我拿出了珍藏的美食,结果他们欲望太深,使劲的吃东西,吃不下去了也要硬吃,结果就都噎死了!众位相亲啊,这可不是我的过错,请大家做个见证!”第六代传人说道。

“我们不信,我们要到你家看看去!”人们说道。

“好,大家跟我来,一定为我做个见证啊!”第六代传人先头带路,领着众人回到了庭院里。众人看去果然有五个卧倒的婆罗门,桌子上摆放的上好的甘食。

“大家看看吧,我说的没错吧!如果一会儿官府来人捉我,请大家为我做个见证!”

“哎,这个世道婆罗门都这样了,见到了吃的就不要了命!”有人说道。

“是啊,这样的婆罗门不供养也罢!”

“众位,不要被他蒙骗了!”五个婆罗门听到有人如此说,便从地上爬起来,在人群中走了一圈,然后站在第六代传人面前,用手指着他对大家说道:“他说谎,现在你们看到的是甘食,是在我们晕倒之后重新放上来的,你们没发现这些食物并没有人动过吗?”

“是啊,还真的没有动过!”众人向甘食望去,果然没有动过,于是纷纷说道:“这个为富不仁的人真的在说谎!”

“众人不要被这五个婆罗门骗了,我真的给他们吃的是甘食!”

“你们想看看我们晕倒前吃的是什么吗?”干阇婆子问众人。那第六代传人是他生前的儿子,其所作所为让他无法跟其他四位前辈交代,于是,他真的动了怒气,说道:“只要你们想看,我们就吐出来给你们看,只有它能证明他在说谎!”

“请婆罗门证实给我们看!”

“你们看好了,就是这样的食物!”说着,五个婆罗门张开嘴把腹中的牛食吐了出来。

“哎呀,竟然是牛吃的东西,这样的东西怎么能给人吃,更别提是善良的婆罗门了!”

“你这个愚蠢的富人,谁不知道你破坏自己的家规,烧布施的会堂,用棍棒驱散乞食者,这些不干净的事情都是你做的。今天,你用牛食来供养婆罗门,看他们被噎晕死过去之后,就重新上了这些甘食,用这样的方法来蒙骗我们,让我们为你作见证,你真不要脸!哼,你现在有这么多钱,等你死的时候能把这些家财带走吗?”众人气愤填膺,纷纷指责第六代传人。

“我,我……”第六代传人只觉得颜面扫地,一张脸红的犹如猪肝。

“众位,”帝释天让大家平静下来,问道:“你们知道他的财产的来历吗?”

“我们不知道。”众人回答说。

“以前就在这条街上有个大富商,他接管了父亲的产业后设立了一个布施堂,关于这件事,你们听说过没有啊?”帝释天问道。

“当然,我们曾经听说过这件事!”有人回答。

“我的祖上就是承受他的恩惠才活下来的!”有人大声说道。

“他的儿子后来免费教授他人技艺,让穷苦人有饭吃有自尊,这件事我听我的爷爷说的!”有人激动的说。

“众位,谢谢大家还记得我,还念着我的好!我告诉大家,我就是开创布施堂的那个富商!因为我一生行善广行布施,所以我投生为帝释天神王;我的儿子不破遗业,投生为月天子,他的儿子投生为日天子,儿子的儿子投生为天御者”帝释天说完指着干阇婆子,对第六代传人说:“而这位便是你的父亲,他因为善业投生成了干阇婆子!你看看我们受到这样的善报,就是因为一直广行布施没有一点怀疑。要想成为贤人,就要多做善事!”

“太神奇了,这五个人真的是天神吗?”

“不可思议啊,一家人都成了神?”

人们纷纷如此质疑帝释天的话,于是为了解群众的怀疑,帝释天升到空中,依靠大威力呼唤出自己的随从,他们身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辉,照亮了整个波罗奈城。帝释告诉群众说:“我们身为天神统治着自己的区域,原本都非常的忙,但是看到这个恶人身有财富而不思布施,不但如此,竟然烧毁祖上的布施堂,还忘记了祖上流传下来的训条。更是用棍棒驱散乞食者!如此多的恶行,将来必然堕地狱,我们因为心生怜悯才会来到这里教化与他!”

“果然是天神啊,我这一生终于见到了天神,我相信了善报!”有人这样的感叹道。

“广行布施就能投生天界”有人说道:“如此,我将拿出我的家财进行布施!”

那第六代传人,看到前五代传人都成了天神,便合掌说道:“天神,我今天发誓,从今以后重新秉承祖上流传下来的家训,多行布施。从今天起,就算一滴水,或者是清洁牙齿的清凉剂,如果没有进行施舍,我都不会先自己使用!”

“你要遵守祖上的家训,树立行善的决心,不要有一点怀疑。你要驾驭你的欲望,让你远离因为施舍而带来的苦恼,要把施舍看做快乐的事情。每天都要如此,不要懈怠,总有一天,你会和我们在梵天界相会!”

“谨记天神的教诲,我终生行善!”第六代传人从内心说道。

“今日我授予你五戒!”帝释天说。

“谢天神!”

帝释天给他授五戒之后,和四个天神,共同回到自己的住所。第六代传人果然谨记天神的话语,一生行善,多行布施,死后投生到了忉利天上,改变了原本堕落地狱的命运。

死期到了

一休禅师自幼就很聪明。他的老师有一只非常宝贵的茶杯,是件稀世之宝。一天,他无意中将它打破了,内心感到非常愧疚。但就在这时候,他听到了老师的脚步声,连忙把打破的茶杯藏在背后。当他的老师走到他面前时,他忽然开口问道:“人为什么一定要死呢?”

“这是自然之事,”他的老师答道,“世间的一切,有生就有死。”

这时,一休拿出打破的茶杯接着说道:“你的茶杯死期到了!”说完一休将茶杯碎片交出,转身而去……

因果报应实例三则

我姓陈,家住嘉义。最近听了一些因为残杀动物后来遭受可怕报应的故事之后,心中觉得久久不能忘怀,因此很想把它记下来,以为世人的警惕。

第一件是一位四湖的朋友最近告诉我,他隔壁的一个老农夫,过去在世的时候,由于作农,经常在其院子里晒稻谷,有时候邻居的鸡或鸭子会来偷吃这些谷物,这位农夫看到之后就非常生气,连忙用竹竿加以赶走。可是鸡鸭还是经常趁他不在时的时候前来偷食,这位邻居在一气之下,就用一个大鱼网来网住这些偷食的鸡鸭,每次捕到之后,这位农夫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恨,就将这些鸡鸭的腿活生生地加以折断,每抓到一次就折断它一条腿,因此这些鸡鸭个个都成为无法走路的可怜虫。由于这种手段非常地残忍,许多人都劝他不要如此残害动物,然而他却无动于衷,仍然坚持己见,一味孤行。没想到几年后,这位农夫竟突然无法走路,双脚开始发肿,后来又开始腐烂,这时经常痛得呼天叫地,尖声哀叫。虽然到处求医,甚至求神问卜,但结果都似乎未能收到效果。这样足足痛苦了六年之久才去世。据许多邻居说,这个农夫在去世的前几个月,经常在床上不断地大喊“赫!赫”的声音,同时用双手作驱赶动物的手势。人家问他为什么要这样,他说因为他“看”到了一大群断了腿的鸡鸭争先恐后地前来围住他的身边,而且个个都用尖硬的嘴巴来啄击他的双腿,使他的双腿皮破肉开非常疼痛,因此不得不经常挥手大喊加以驱散。可惜这些努力都徒劳无益,不久之后这个农夫就在痛苦的折磨下结束了悲惨的一生。

第二件活生生的实例是距此不远的山区,有一个人平常非常讨厌蚂蚁,他每次看到家里的墙角或地上有成群结队的蚂蚁时,就点火把这些蚂蚁烧得精光,一只不剩,几年来他都乐此不疲,被他烧死的蚂蚁也就不知其数。然而不久之后,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有一天他家的瓦斯管由于年久失修产生漏气,在使用时便轰然一声发生爆炸,他在惊慌之余便赶紧跑过去关瓦斯,不料由于火势很大,温度极高,他也就不幸浑身被灼成重伤。由于情况甚为严重,因此先后被辗转送到各大医院急救,据当时医生表示,这个人全身的皮肤约有百分之四十以上均被灼伤,恐有生命的危险,因此必须在大医院接受长期的治疗。由于烫伤或灼伤的医疗过程,一般都认为最痛苦,也最令人惊心动魄,称之为人间地狱的酷刑也毫不为过,将来如果能够侥幸捡回一命,皮肤也会有难以消除的疤痕和严重的后遗症,因此说起来实在非常可怕。

第三件是家住屏东县东港镇的一位蔡先生的现身说法。他说他今年四十一岁,开设一家铁工厂兼经营游艇出租,经济很富裕,家庭也很美满。他因从小在海边长大,所以很擅长游泳。他曾经救过好几个不慎落水或投水自杀的人,因此可说是一位热心而善良的人。不过他却有一个嗜好,就是在工作之余喜欢去潜水射鱼,他说射鱼时大都要对准鱼腹的部位,因为其他部分肉比较厚而硬,不容易射进,鱼儿容易逃脱,如果射中鱼腹,鱼儿一挣扎,肠子很快就流出来,由于失去了抵抗力,自然就容易加以捕捉。几年来他始终以此种活动为消遣,完全不认为有什么不妥。民国七十年农历十二月二十日,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那一天他的朋友用机车载他到万丹乡办理事情,当晚七点回东港的途中,他们的机车竟和迎面而来的卡车撞个正着,蔡先生倒地后腹部竟被卡车的后轮辗过,当场肚破肠流,血肉模糊,真是惨不忍睹。

蔡先生这时伤势虽然严重,但自己觉得理智还很清醒,他看到自己受伤的惨状竟然与鱼被射中腹部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,这时才猛然体会到鱼被射杀时是如何地痛楚、难受,伤心和愤怒!他受伤后立即被友人送往高雄的一些着名的大医院,然而因为伤势太重都被拒绝接收。这时蔡先生见这些医院个个都见死不救,毫无医德,忍不住破口大骂。后来转至邱外科,经过不断恳切地要求之后才被勉强接收。医疗一个礼拜后,由于仍然未能脱离险境,因此只好死马当活马医,再转至萧外科治疗,在此经过医师悉心的医疗下终于总算保住了一条命。这样经历了五次的开刀,包括腹部三次,会阴一次,右大腿一词,并且将流出的肠子、输尿管和腿骨等分别缝接起来,经过七个月的住院治疗后终于能够出院回家疗养。这一次能够由鬼门关捡回一条命,获得重生,许多医师和亲友家人莫不视为奇迹,大家都认为这跟蔡先生过去曾经救过几条人命可能有所关连。不过令人遗憾的是,如果只知救人而另一方面却以杀鱼为乐,结果也恐怕难免受到应有的果报,这也是值得世人深思和反省的一件事。

推荐阅读:

佛教传奇故事

佛教故事会